序言


海洋覆盖了地球70%的面积,是一半以上已知地球物种的家园,为人类提供生存空间、大气环境、食物和生计。


海洋健康关乎地球和人类的生存,但海洋健康现状却不容乐观。


今天是第十三个“世界海洋日”暨第十四个“全国海洋宣传日”,深德也借此契机,分享我们对国内外海洋保护工作的一些观察。

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党的十八大将“生态文明建设”纳入我国“五位一体”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总布局。此后,生态优先、绿色发展的原则开始贯穿于整个涉海领域。十四五规划进一步明确了我国的海洋发展战略,“坚持陆海统筹、人海和谐、合作共赢,协同推进海洋生态保护、海洋经济发展和海洋权益维护,加快建设海洋强国”,将“海洋生态保护”的重要性提上了新的高度。


我国的海洋保护实践起步较晚,海洋健康状况面临着日益严重的污染、气候变化带来的酸化与暖化、不负责的渔业行为、疏于管控的涉海工程及产业等多重威胁,导致海洋物种多样性和生态系统遭受破坏甚至丧失。本文通过分享国际海洋保护的趋势与理念,以及国内的行业实践,希望更多相关方重视海洋议题,并尝试将相关理念和方法运用到保护海洋的工作中去,共同提升海洋的健康与福祉。


国际海洋保护趋势


过去十余年间,国际社会对海洋保护的关注持续升温、行动意愿愈发增强,提出了多项明确的保护目标:



2010年,联合国制定了《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》(2011-2020 年)和“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”,其中目标11明确提出期望,即到2020年10%的海岸与海洋得到合理的保护。

2015年,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发布,其中目标14与海洋直接相关,即“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及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”。

2020年, 联合国《生物多样性公约》秘书处发布《2020年后全球生物多样性框架预稿》,提出“到2030年,使至少30%的海洋得到有效保护”的行动目标,希望于今年10月在中国昆明召开的第15次《生物多样性公约》缔约方大会上得到通过。


为实现这些目标,各国政府与环保组织也在积极行动。这些行动呈现出四个主要趋势:

趋势一:全球海洋保护领域依旧以政府资本主导,但公益投入日益活跃;私营部门相对保守、但开始尝试创新市场工具

官方背景的开发援助资金(Official Development Aid,简称ODA)是维护海洋健康(尤其针对发展中国家)的主体。据美国Candid.org统计,2011至2015年的全球ODA总金额约为71亿美金,对比约3.8亿美金的公益投入,其主导地位显著。


公益资本虽目前体量有限,但投入金额和资助者数量持续增长。从2014到2018年间,全球年度公益资助总额由3.74亿美元迅速增长至6.92亿美元,提高了85%,同期资助方数量也增加了41%。


私营部门目前对于海洋保护工作的参与整体较少,但在对利好的政策环境、参与模式及清晰化的投资回报路径进行观望的同时,也开始积极探索尝试多种创新市场工具,如海洋碳汇交易、蓝色债券、影响力投资等。
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趋势二:跨部门合作的重要性赢得广泛认同,多方协同机制也得到了不断探索

以“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”(public-private partnership,即PPP)模式为例,该模式良好地结合了政府方的财政资源、公共服务需求,和私营部门的服务能力、服务效率、机构发展需求,实现协同共赢。


塞舌尔通过跨部门合作,在全球范围内率先实现了“国家30%的海洋被保护”的承诺,成为海洋保护领域的一个经典案例。2016年,塞舌尔政府与大自然保护协会(即TNC)达成“以自然还债 Debt-for-nature”协议,政府通过建立与保护新的海洋保护地(Marine Protected Area,简称MPA)、加大海洋资源保护,以及采取气候适应措施,超过4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得到保护,塞舌尔约2, 160万美元的国家主权债务由此得到免除。

趋势三:综合、创新的干预手段的运用不断涌现,加速了海洋保护的进程

具有代表性的干预手段主要包括认证体系、交易机制、融资机制和科技创新应用。


认证体系通过对结果、过程进行认证,以明确的标准促进产业链提升。例如,获得MSC海产品捕捞认证,需要符合可持续捕捞、渔业对海洋生态体系的(最小化)影响、有效的渔业管理这三方面的标准。


随着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决心越来越强,交易机制(尤其是碳交易)也日益受到重视。以海洋碳汇(即蓝碳)交易为例,通过保护海岸带蓝碳生态系统,将其额外吸收和固定的二氧化碳进行标准化和量化,并按照相关规则将碳汇减排量进行交易。肯尼亚的“Mikoko Pamoja”项目就是全球第一个蓝碳成功交易的项目。在肯尼亚南部的Gazi bay,有117公顷红树林持续得到保护,每年交易约3, 000吨二氧化碳当量,并且超过32%的碳交易收入被投资于本地社区发展。


融资机制包含多种创新金融工具或手段,如蓝色债券、影响力投资等, 利用这些融资渠道,可以拉动私营部门参与海洋保护。例如,蓝色债券通过资本市场向投资者筹集资金,以支持对海洋能够带来积极的环境、经济和气候影响的项目,推动海洋保护和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。


此外,科技创新手段的应用也能够为海洋保护工作带来系统性的变化,如广覆盖(5G及遥感)、可追溯(区块链)、物种识别(AI)等,通过提高海洋相关工作的透明性,让数据聚拢各个海洋保护利益相关方,提升他们的参与度。以捕捞监测为例,Global Fishing Watch运用了卫星技术、云计算和机器学习,对于商业捕捞活动开展可视化、近实时的监测,目前已能提供超过65,000艘渔船的近实时信息,为科学研究、海洋保护政策倡导等提供了重要数据支持。


肯尼亚Mikoko Pamoja项目,图片来源于网络


趋势四:海洋保护地(MPA)的效能受到广泛认可,整体投入加大

海洋保护地可以保护物种和栖息地,重建海洋生物多样性,帮助恢复海洋生态系统,保障生态服务价值,其有效性已赢得各界共识。各国都在加速推进MPA的设立与管理,“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”也将受到MPA保护的海洋面积作为衡量海洋保护成果的核心指标。截至2021年1月,全球MPA面积约占整体海洋面积的7.6%,但高质量保护地比例仍旧偏低。


国内海洋保护行业实践


反观国内海洋保护工作,宏观环境总体呈现出向好趋势。除了“建设海洋强国”、大力发展“生态文明建设”等政策东风外,公众及私营部门也释放出了积极的信号 —— 公众的海洋保护意识逐渐觉醒,表现为对环保领域知识的学习、对海洋信息公开与知情权的关注,绿色可持续消费的诉求也较前几年有了显著提升;同时,私营部门开始以行动支持“可持续发展”理念,既有将其融入机构、打造更绿色的业务结构,也有对专业公益组织的捐赠或与其开展联合行动。


但是,国内海洋保护领域的公益行业实践仍处于较为初级的发展阶段,存在较大挑战:

挑战一:海洋保护领域内的社会组织整体实力较为薄弱

作为重要的海洋保护实践者,一线社会组织近几年涌现速度加快,但整体数量仍然偏少、机构规模偏小。据中国海洋环保组织名录统计,截至2018年全国海洋环保组织仅202家,其中80%的机构不超过6人,近三分之一的机构资金规模在2万以内。《中国海洋环保公益行业发展研究2019》显示,仅有5%-10%的机构具备政策倡导、科研调查、能力建设的专业工作能力,因此目前社会组织广泛使用的工作手段主要是科普讲座宣传、志愿净滩与海岸线监测,专业性高、成效潜力大的工作手段普及率低。从涉及议题来看,相关社会组织的覆盖面偏小且同质化现象显著,分别有高达80%和61%的社会组织涉及了“海洋垃圾”与“海洋自然教育”两大议题。虽然行业出现了像智渔、青岛海研会、仁渡海洋和蓝丝带这样的区域性头部机构,但是能够引领行业发展的机构依旧屈指可数。

挑战二:公益机构与其他行业间的跨部门合作机制尚未有效形成,无法完全契合海洋保护高度复杂、需要全面干预的特点

以私营部门为例,虽然私营部门在政策环境推动下已越来越重视海洋保护,但其投入更多是为了满足经营的基本需要和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,而非从整体海洋保护的需求出发。同时,学术及科研机构与公益行业的合作也较少,将科学研究成果转化、应用于指导或支持社会组织日常的保护的实践尚不充分。

挑战三:我国海洋保护公益投入目前仍以国际资助为主要来源,总资金池的增量潜力尚不清晰

据资助者联盟报告显示,2019年中国海洋公益事业的总捐助承诺约为 4,660 万元,其中来自国际基金会的资助占主导,约占总额的70% 。未来几年内,国际资金在海洋保护方面的投入预计不会有巨大提升,这在很大程度上源于持续至今的新冠疫情,不仅透支了一部分机构及个人的公益投入,也将“公共卫生与健康”放到了公益舞台的聚光灯下、吸引了海量关注与资源。同时,海洋保护在我国尚未得到足够重视,如2019年支持海洋保护的资金仅为同年教育领域资金的几百分之一。未来的资金投入能否有大的提升,犹未可知。
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


但可喜的是,我们也看到一些头部机构正努力创新与突破,让好的实践孵化、萌芽出来。


以目标驱动、共同应对海洋问题的“行动联盟”正在形成。例如,世界自然基金会(瑞士)北京代表处(简称WWF)、深圳市一个地球自然基金会、北京市企业家环保基金会(简称SEE)最近联合发布《黄海生态区海洋保护地倡议书》,旨在以六大倡议为起点、共同推动黄海生态区的系统保护和可持续发展,已经获得了十余家行业组织、协会及专家个人的积极响应。


公益引领、撬动跨界力量的实践正在增加。例如,桃花源生态保护基金会(简称桃花源)下设的海洋专项“蓝色倡议”就在2020年度新的资助周期开始时,提出了“1+1”(即1个高校或科研机构与1个社会组织共同管理执行一个项目)的创新资助模式,试图通过非限定资金支持的方式,为学界和社会组织主动合作、共同探索协同预留出充分的空间,集腋成裘、促进问题的解决。


立足行业基础设施建设、需具备长期发展眼光的工作开始获得重视。例如,由仁渡海洋与合一绿学院共同发起的“浪花计划”,通过学习网络的形式,系统地开展对海洋环保从业者和创业者的学习支持,进而帮助初创期的海洋环保组织打下扎实的基础。而桃花源的“蓝色先锋”项目则着眼于海洋保护领域的基础人才发掘与培养,为行业的未来发展培育种子。



海洋保护工作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,但它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,路漫漫其修远兮,值得我们上下求索、不断努力。


正如2019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海军成立70周年多国海军活动上所讲的,

 “我们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关爱海洋。”


图片来源于网络,深德翻译




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! 作者:壹世,转载或复制请以https://www.ym-ym.com/uncategorized/1919.html并注明出处壹世品牌网

原文地址:《深德观察 | 要像对待生命一样关爱海洋》发布于:2022-06-09

本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邮箱:xiaochaochaochao@vip.qq.com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。

发表评论

表情:
验证码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547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